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願景/這所吊車尾大學變小後 起死回生(聯合新聞網)

「學校失火了,總要有人開門!」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,2015年還是興國管理學院校長,為了讓教育部決定停招的「吊車尾」大學起死回生,他成功說服知名企業集團接手,目標是將「退場學校」逆轉為亞洲最務實的商學院,成為國內大學成功轉型的典範教案。學校只有三系一所,施光訓說,「小,才能專注」,目標是讓每個學生都能順利就業。

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。記者馮靖惠/攝影
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。記者馮靖惠/攝影
 

 

券商分析師出身的施光訓,學界與業界人脈廣闊,也有一套獨特的治校理念。

施光訓表示,兩年半前,他剛接興國管理學院校長不到一個月,教育部就要把興國停招,「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」。接任興國校長前,他在稻江管理學院當校長,施光訓笑稱,五後段班學校「稻德國真遠」,他就包了兩個,很能了解後段班大學的痛苦,「而當時的興國,沒有辦學主軸」。

「金融業也需要好人才,如果有一間自己辦的學校,訓練自己要的人也很好。」施光訓決定背水一戰,直接寫信給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,辜仲諒也願意嘗試。2015年1月,中信金控發布重大訊息,宣布子公司台灣彩券公司捐贈3億元給興國管理學院,並已向教育部申請更名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。

之後,進入董事會的轉換階段,施光訓也一邊跟老師協商,但多數老師的專長不符商管領域,又不願留下做行政,因此,學校發放12個月本俸的優惠離職金給離開的老師,離職教師後來有一半在其他學校找到專案教職,後來在路上遇到一名教師遇到他還向他表達謝意,因為大家早就知道學校幾乎倒閉,大家走投無路,只是需要有人把門打開「放老師和學生走」;失火了,總要有人開門吧,不然大家遲早在裡面悶死。

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只有三系一所,一年招180人,施光訓說,學校要訓練「精兵」,人數少,才有足夠的能量,保障每個學生一畢業能學有所用,順利就業。

「很多人笑我是有KPI的校長」,施光訓說,他是用商科的角度治校,辦學目標很務實,就是要確保學生有就業機會。若是績優學生,學校更可保障就業,四年中考取九張金融證照,多益750分就是績優學生,目前已有十幾個大二生符合資格。

「只有企業救得起私校!」施光訓一語道破目前私校的辦學與財務困境。他說,很少有學校真正願意面對學生就業問題,家長跟學生仍保有「士大夫」觀念,形而上地認為大學就是求知、求學,將來考個公務員就好,但美國的年輕人和家長,要的是賴以維生的技能,他也認為,「沒有市場就沒有道場」,產官學中,企業還是最有效率的部門。

面對高教危機,施光訓認為,台灣的教育經費不是患寡,而是患不均,公立學校拿太多政府經費,效率較高的私校,反而被分配到的錢太少,只能靠學費,加上一點點補助款維繫生存,私校的每生培育成本還不到公立學校學生的七成。他認為,少子化其實是鍥機,可以趁此改變一下結構,應該是大家一起瘦身,「不能私校一刀切,後面的私校全倒」,反而是拿補助的、沒效率的學校留著。

施光訓說,公私立學費收取不平等,成績好、家庭社經地位高的學生,自然會選便宜的公立大學,「這就是標準的劫貧濟富!」教育部應設法把公立大學的學費拉高,讓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,然後由政府發放相同額度的教育券給學生,無論就讀公立或私立,都負擔一樣的學費,「教育券反映使用者的選擇權,將教育的選擇交由市場決定,而不是由上而下的分配。」

施光訓說,台灣的教育不是生意,而是社會福利,因為台灣的大學學費是世界前幾名的低,人人可以念大學,既然是社會福利,怎麼還會有兩種不同的學費價格呢?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 : 1438
Voice Play